塞纳心理倾诉 专注华人心理健康      联系我们 吐露心声

为何很多人有心理健康问题却不寻求帮助和治疗?

许多心理健康问题的人不愿意为他们的病症寻求治疗,这种情况有多少呢?

在“精神病学服务研究”的8月刊上,耶鲁医学院的Chekroud教授和他的同事发表了关于抑郁症接受治疗情况的调查结果。结果显示,在患有精神疾病的美国成年人中,只有不到一半的人接受治疗。例如,根据2014年的数据,在患有精神疾病的美国成年人中,44人中只有19人获得了心理治疗。 而在华人圈内,抑郁症患者接受治疗的比例仅为十分之一。

这些数字表明,多数情况下,许多有心理健康问题的人并没有得到治疗。那么,抑郁症患者为什么没有去寻求治疗呢?

Chekroud教授为参与者调查的人提供了一份可能的理由清单。超过半数的参与者选择了一项,18%的人选择了2项,12%的人选择了3项。以下列出了不接受治疗的最主要的原因:

1.交通不便(5.8%)  

2.担心被别人知道(16.2%)  

3.没有足够的保险(18.2%)  

4.担心对工作有影响(8.1%)  

5.认为自己不需要(8.6%)  

6.认为治疗没有帮助(10.9%)  

7.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11%)  

8.没有时间/太忙(14.2%)  

9.认为有可能会被强迫用药(15.2%)  

10.其他一些原因(15.3%)  

11.不知道去哪里寻找合适的咨询师(16.7%)  

12.认为自己不需要治疗就能应付(22.2%)  

13.负担不起费用(47.7%)   

总的来说,超过一半的参与者认为没有接受治疗(谈话治疗或药物治疗)的原因是经济因素。但据Chekroud透露,“一些非专利抗抑郁药每月花费不到10美元(在医疗保险D部分和医疗补助以及儿童健康保险计划下免费)。”而中、重度抑郁症患者正确的服用药物会很大程度上缓解抑郁带来的负面影响与伤害。

治疗抑郁除服用药物之外,与心理咨询师面对面工作也被证明其效果。通过网络进行线上谈话治疗,可以完全解决交通不便与时间的问题。排除这些外部因素,来访者的内部心理因素降低了接受治疗的可能,为心理健康好转制造了障碍。

1)对自己的问题严重程度认识不够

部分人会承认自己心理健康问题,但缺乏对其严重性的充分认识。很多人会弱化自己的问题,认为“每个人都有压力”,或者说“我的问题没有那么糟糕”。他们认为“应该能够自己处理”而不需要帮助,而且有些人真到了极为严重时才请求帮助。

2)病耻感

不寻求帮助的最常见原因之一是恐惧和耻辱感。由于心理问题容易被以偏概全、被污名化,人们不希望被贴上“精神病”的标签,担心这样的标签会对他们的职业、教育、人际关系产生负面影响。

见心理咨询师似乎就是承认了自己“心理有问题”,觉得这是一种“耻辱”,治疗过程被理解成是负面的确认:我在治疗,所以我有病,完成了“自我污名化”。

当一个人感受到病耻感,他会较少地吐露自己的问题,无论是找亲友还是专业人员的可能性就比较低。许多人认为,如果他们不得不承认他们有心理健康问题时,那么会有较强的挫败感,有的人甚至无法耐受被帮助的感觉,内心深处会觉得心理问题不能依靠别人来处理,如果依靠别人来处理就证明自己很失败。而研究显示,病耻感越严重,抑郁的状态也会发展得更严重。

3)症状影响

抑郁症患者本身持有悲观的消极情绪,认为心理咨询对抑郁好转不会奏效。当一个人处在抑郁状态中,人际交往上会比较退缩,不太愿意见人,不太喜欢参加各种活动。这时,他会觉得更孤独、更缺乏支持,然后情绪可能更低落。Chekroud教授的研究结果表明,72%的人承认需要治疗,但没有开始治疗。事实上,求助的意愿和抑郁的程度是有关的,抑郁的程度越严重,人们越不愿意去求助,这就是更大的风险。

4)绝望

一些人因心理问题而变得士气低落,认为“没有任何东西会帮助我”或“我永远不会变好”,同时对心理治疗效果抱有强烈的怀疑,这些信念是重度抑郁的症状之一,也是寻求帮助的重大障碍。很多考虑自杀的人(或有自杀计划)已经不太可能寻求治疗。

任何延迟或阻碍抑郁症得到及时治疗的因素都很难克服。事情进一步复杂化,其中几个问题往往可以同时发挥作用。

实际上,一个人能求助,治疗的时候能自我探索、听从治疗师的建议,这是一种能力。

在求助障碍方面,一个人的教育程度越高,越愿意开放性地接受一些新事物,越愿意广泛地利用有效资源。在性别上,女性会更乐于求助,男性会更拒绝求助。这可能和社会上对于男性和女性的刻板印象有关,男人要有泪不轻弹。所以更多的男性接受了这种社会刻板印象的暗示,他们更难以放下自己的面子来面对困扰。

一位曾经被精神疾病折磨长达七年时间,经历了对外沉默、强颜欢笑,到住院、找咨询师、药物使用、在中国治疗和美国治疗等历程的患者,从自身经历出发,谈到自己多年的沉默是如何影响了自己的治疗和恢复,自己如何在潜意识层面自我歧视,而他在走出来后,又是如何意识到这种歧视的。

他说:“一个人得病,已经够糟了。可能因为从前家里不好的过去,加上生活的压力种种,得病了。但是得病之后再给自己扣一个”不坚强,丢人“ 的帽子,就更惨了。然后我们开始让自己坚强,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由自主的会去逃避这种疾病所带来的污名。难道不是吗?痛苦本身非常可怕,但是更可怕的是对痛苦的逃避。”

当我们越是不敢去跟别人讲自己的实际情况,我们就越暗示自己“真实的我,是别人无法接纳的,也是我无法接纳的”。但当你能够向别人吐露自己的情况,特别是负面信息时,其实你在传达“我虽然有缺点,但我仍然是有可爱之处”,或者说“我不担心我的缺点会使我失去这段关系,也不担心这个缺点会使我无法接纳自己。”

选择心理咨询师得到专业倾听与反馈,这样做本身就是一个很有勇气的尝试,同时也在给自己积极的暗示。

很多“隐藏的”因素(恐惧,羞耻,有限的认识和绝望)都具有挑战性,但只有当你开始谈论这些问题时,得到咨询师的鼓励与治疗便可以减轻痛苦,走上健康之路。无论世界如何变化,无论你如何变化,心理倾诉会在背后一直支持你。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参考来源:Samhsa;

Chekroud, A. M., Foster, D., Zheutlin, A. B., Gerhard, D. M., Roy, B., Koutsouleris, N.,...Krystal, J. H. (2018). Predicting barriers to treatment for depression in a U.S. national sample: A cross-sectional, proof-of-concept study. Psychiatric Services, 69(8):927-934.